新宝24小时热线:13699999999
新宝动态

最新动态

想当暴君,也不容易

阅读:104次日期:2019-09-29
  叶诤愣了一下,轻声道:“王爷,这是——”
 
    “让你去做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叶诤急忙跑了下去。
 
    南烟看着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外面的台阶下,再回头看向祝烽,他已经走到前方桌案前坐下了,她也急忙跟了上去。
 
    但是桌案上,什么都没有。
 
    的确,他不是皇帝,也没有人给他上折子,他就算来到了这里,控制了整个皇城,控制了所有人的性命,也什么都做不了。
 
    于是,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着。
 
    南烟站在他的身后,也只能屏住呼吸,生怕惊扰了他。
 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听见祝烽沉沉的说了一句话——
 
    “看起来,就算本王想要当暴君,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”
 
    南烟的心忽的一跳。
 
    她早就意识到了,自己的那些话里,最刺激到燕王的,就是“暴君”这两个字,而现在,他旧话重提,可是话语中隐隐的刀锋,已经不像是对着自己了。
 
    而是对着那些不肯上朝朝拜他,不肯屈服他的人。
 
    更可怕的是,他刚刚下令,让城外的军队入城,还要封闭金陵的几个城门,这是要做什么?
 
    想要做暴君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难道他要——?
 
    南烟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只觉得掌心冷汗都出来了,而就在这时,祝烽面对着那空荡荡的大殿,突然又说道:“司南烟。”
 
    南烟立刻上前:“奴婢在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怎么,说不出话来了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那天你不是振振有词,满口的仁义道德吗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现在你跟本王说一下,若是你处在这个时候,你会怎么做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他慢慢的转过头来,看向南烟骤然苍白的脸,冷冷道:“若答不出来,你就准备跟他们一样吧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南烟咬着下唇,过了许久,才轻声说道:“奴婢,不是准备跟他们一样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奴婢本就跟他们是一样的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若我处在这个时候,我想的大概只是——过去的所作所为,若被殿下一一清算,只怕死十次都有余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种时候,保命都来不及,如何还敢来亲近殿下?”
 
    祝烽的眉头一蹙,转头冷冷的看向她,南烟立刻低下头去。
 
    这个女人,到底是装傻还是真傻,自己问她的,是若处在自己的位置上会怎么做,她却只想着她自己,和那些一个个跟缩头乌龟一样的朝臣们。
 
    也对,这些人的生命就跟蝼蚁一样,只要自己动动手指头,他们就活不了,就像她现在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,哪里还有那天晚上慷慨陈词的样子,也不过是怕死而已。
 
    只这样一想,他看着她的目光就变得轻蔑了起来。
 
    现在,他真的有点怀疑,那天晚上在自己面前慷慨陈词的人,到底是不是她了。
 
    不过他早也不奇怪了,人在想要活命的时候,做出的各种丑态,他不是早就看得太多了吗?
 
    而越是这样,越是让他觉得,人命是那么的卑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