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宝24小时热线:13699999999
新宝动态

最新动态

她心里有他

阅读:60次日期:2019-09-23
 一边候着的陈伯闻言看沐清一眼,见他微微颔首,便领命下去让厨房开始准备晚餐,边走边乐呵,这许小姐的肚子转眼已是6个月,那小主子很快就能看到了,看这基因得多可爱。
 
    几个月下来,他早就看出自家少爷对许小姐的心意,可两人间似乎又不是他所想的那样。
 
    在沐家待了大半辈子的陈伯真心有点急。
 
    看许小姐就是正经人家的女儿,那这肚子里的孩子定不是随意玩闹来的。少爷又这么紧张,可两人间似乎又不是那层关系,他是越想越糊涂。
 
    不过,少爷喜欢,他就喜欢!所谓爱屋及乌大概就是这么来的。
 
    陈伯原先一直待在华夏沐家老宅,沐清到M国,他便随之过来照顾,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,权当自家的,那是真心放在心尖上的。
 
    主子的事他不方便多问,所以即便不解,仍是尽心尽力的做好份内事!也全心全意的盼着许诺肚子里的小宝宝,生怕怠慢了分毫。
 
    回到卧室稍作休息,许诺划开手机屏,映入眼帘的赫然是那张她和宁意的亲密照。
 
    号码虽早就换了,这张照片她却没有动,每天对着宝宝细细说着:“宝贝,看,这是爸爸!帅不帅?超帅是不是!妈妈眼光很好吧!”
 
    说着说着,眼里偶尔会有泪光闪现。
 
    查过华夏宁氏的新闻,听说他现在是整个华夏所有有女儿的豪门世家女婿首选。
 
    估摸着很忙吧,该是已经忘了她。
 
    虽不希望被他找到,却也盼着他会寻她!而过来这半年,似乎没有见过他一丝踪迹。
 
    她不知道的是,宁少早就派方显查过沐清,甚至查到M国生命科学研究所,却被告知查无此人。
 
    这显然要归功于伯澜,还有沐大少的未雨绸缪。
 
    他们将许诺所有信息记录,一概抹除,就为有朝一日阻止宁大少!果真他查到此处,便顺水推舟的掩饰过去。
 
    自那以后,沐清每每看到许诺,想到这一茬,都会犹豫要不要告诉她。
 
    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希望以后她能原谅他的偶尔自私。
 
    而看到宁意果真盯着许诺不放,他一半欣慰,一半嫉妒。似也开始慢慢接受他们之间的感情......也许并不是人为能阻止的。
 
    何况,两人间还有肚子里那未出世的孩子。
 
    而另一方面,与许诺朝夕相处,竟也慢慢滋生出某些类似亲情的东西。
 
    想照顾好她,即便只以亲人的身份看着她幸福,似也是能够接受。
 
    潜移默化的,他快将她当成了亲生妹妹,虽然他并没有兄弟姐妹。
 
    所以说,沐大少委实是个傻的。如此近水楼台的机会始终不好好把握,维持着君子之风。
 
    也难怪他不能抱得美人归!就这样的思想觉悟,再给他十年,想来也不会有什么进展。硬生生混成一个“保姆”。
 
    宁意真该庆幸他遇到的对手是始终君子如玉的沐少,换成任何一个男人,都不会让这样的机会白白流逝。
 
    其实沐清原也想要努力争取,却最终选择退却,始终不对许诺有所表示,只因为他不止一次的看到:她望着那张亲密的屏保照片发呆甚至流泪。
 
    原来如他所猜测的那般,她心里有他。选择离开只是理智战胜了情感而已!
 
    他总还是盼着她幸福,自是不会乘人之危。
 
    想来还是心疼她,又怎么会再去给她增加心理负担。
 
    他很清楚自己对于许诺的意义,是她最重要的异性朋友,等同于施乐的地位,看着也是不低,只可惜不是他想要的。
 
    现在事态如此,他觉得需要给她时间。
 
    如果几年后他们仍然爱着对方,那他会选择以哥哥的姿态守护。
 
    如果他们的缘分缺失了,那他希望能带她走出这段感情。
 
    不过他依旧抱着小小的私心,没有告诉许诺宁大少一直在寻她。
 
    也想着乘机检验一下某少的毅力。如果轻易就放弃,那他们的这份感情也可以弃之敝履了,没什么好可惜!
 
    ......
 
    此时的华夏已是清晨,刚刚走进办公室的宁意接过方显递来的早餐,表情略显严肃的坐下,看了一眼有些忐忑的方大特助,没有说话,似在等着他回复什么。
 
    方显头皮微微发麻,这每天汇报一遍:“没有许小姐的消息!”就这台词,给他的心理压力也是很大的!却又像是成了每天的例行报告一般。
 
    他咽了咽口水,索性说道:“宁少,我觉得这样找不是办法!现在我们连M国沐清施乐那里都查过,也没见许小姐的影子,这显然在躲着......您!”
 
    宁意瞥他一眼,深邃的冰眸隐隐寒芒四射!
 
    “呃......我的意思是,这里面什么原因没找到,估计要等许小姐自己出现!许爸许妈也不知情,所以她该是要回来的!”
 
    “你的意思是现在先等着!想过等多久吗!”宁意冷笑一声,淡淡道,
 
    “这个时间暂时无法预估!”说完这句话,某特助彻底方了!
 
    自己今天真是作死,跟老板聊什么不好聊这个,现在聊死了,真不知一会他该怎么死。
 
    “你知道我一天都不想再等吗!你这个曾经最出色的情报人员,是最近太安逸了?”
 
    “不!一点都不安逸!许小姐离开前有点安逸!”他中肯的评价道,却是引来宁大少一记白眼。
 
    “这样漫无目标的寻,很难找到!没想到许小姐玩起失踪来也是一把好手!”方显好了伤疤忘了疼,又开始花样作死。
 
    “你倒是夸上她了,嗯?”
 
    “不是!您误会了!我只是觉得这无愧于许小姐天才的名声!”
 
    宁意显见的被逗笑了,睨了他一眼,悠悠道:“你还是在夸她!需要再增加一些工作量吗?”
 
    方显见他笑了,心里松一口气,机灵的回道:“我再增加工作量,就更没有精力去寻人,那可不好!”
 
    “指望你找到她,估计悬,毕竟那也是只小狐狸!”心里尤叹一口气,还是一只专门针对他的小狐狸!